2019-11-19当医疗律师和病人因钢板断裂而起诉医院时,医院对“最佳手术计划”负责。

原标题:医学法律部医学律师因病人钢板骨折起诉医院,但医院被认为对“最佳手术计划”负责

[简报/S2/]

原告在一天前的车祸中受伤,由于左下肢疼痛,去当地医院进行“骨牵引”。为了进一步诊断和治疗,他去了甲等医院,因“股骨中段粉碎性骨折”住院。最初的诊断是左股骨中段开放性粉碎性骨折,采用切开复位固定加髂骨和人工骨融合治疗。术后诊断为左股骨中段开放性粉碎性骨折伴骨缺损。次年1月12日,原告在左股骨骨折手术后,将其左下肢送入b医院3天。他接受了“左股骨内固定装置移除,左股骨骨折再次内固定,植骨融合”。术后诊断:1。左股骨骨折手术后;2.左股骨钢板骨折;3.左股骨再次骨折和脱位。同年2月28日,原告到第三医院门诊复查,发现内固定的畸形骨折部分折角,因“左股骨折内固定装置失效”入院。患者接受“左股骨中下段内固定失败开放式内固定拆除+骨折端复位髓内钉内固定”治疗。左股骨中下段骨折内固定失败。

根据原告的申请,一审法院委托司法鉴定机构对本案进行医疗过错鉴定。鉴定意见认为甲医院存在以下缺陷:1 .术前计划是骨折外科治疗的第一步。操作前,必须拍摄正面和侧面的清晰x光片,包括受损部件近端和远端的相邻接头。在医院进行手术之前,没有对图像数据进行复查并将其用于术前准备。然而,图像数据不够完善,仅包括膝关节、无髋关节和侧位片,不能保证医疗质量,导致医疗侧术前准备不足,这也是被告医院不能插入髓内钉的原因。二.在手术过程中,在未与原告家属沟通、告知、交谈和签字的情况下,医院未能将“髓内钉固定”手术改为“锁定钢板内固定”。原告“左股骨骨折内固定装置故障”的损害后果是由多种因素造成的,其后果与医疗方过错之间的因果关系无法确定。

法律分析

骨科一直是医疗纠纷高发的部门,钢板问题是引发骨科医疗纠纷的高危因素之一。本案是由钢板问题引起的医疗过错责任纠纷。本案争议的焦点是被告甲医院在治疗患者方面是否存在过错,其过错与左股骨钢板骨折、左股骨再次骨折脱位、左股骨骨折内固定装置失效的损害后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根据本案,本案被告医院有以下两个过错:

一方面,甲医院术前没有对患者进行必要的检查,术前准备不足。《医疗质量管理办法》第十七条规定:“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应当按照临床诊疗指南、临床技术操作规范、行业标准、临床路径等相关要求进行诊疗,严格遵守医疗质量安全核心体系,做到合理检查、合理用药、合理治疗。”为了保证医疗质量和安全,我国法律法规规定了病例讨论制度、术前讨论制度等核心诊疗制度。然而,只有在充分检查结果的基础上,才能更好地实施各种诊断和治疗系统,以确保诊断和治疗的准确性和安全性。在这种情况下,根据《AO骨折治疗原则》(第2版,上海科技出版社):股骨干骨折术前计划:术前计划是骨折手术治疗的第一步。操作前,必须拍摄正面和侧面的清晰x光片,包括受损部件近端和远端的相邻接头。然而,医院只根据病人提供的图像数据诊断病人的病情并对其进行手术。有一些疏忽。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七条,医务人员不履行当时医疗水平相应的诊疗义务,给患者造成损害的,医疗机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展开全文

另一方面,甲医院在履行其披露义务方面也有过错。充分履行告知义务是医疗事故纠纷中的一个常见问题。《侵权责任法》、《医疗质量管理办法》、《医疗机构管理条例》、《执业医师法》等医疗纠纷法律法规都规定了医务人员在实施诊疗过程中的公开义务。虽然对患者知情同意权的保护越来越受到各医疗机构的重视,但由于管理不善或医务人员法律意识薄弱,仍有一些医疗机构幸运地履行了披露义务。沟通和通知是建立医患信任的重要桥梁,也是医疗机构在医疗纠纷不可避免发生时保护自身的手段。在这种情况下,甲医院改变了手术方式,但没有及时通知家属,为后续医疗纠纷的发生埋下了法律隐患。

医疗纠纷责任的构成要件不仅要求医院在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还要求过错诊疗与患者损害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医疗纠纷高度专业化,医学仍是一门发展中的学科。医疗机构很难确保在诊断和治疗过程中没有故障。一方面,因果关系的判断是指司法鉴定;另一方面,医院的故障诊断和治疗行为也会影响法官对因果关系的判断。例如,在这种情况下,手术前缺乏医疗准备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法官对钢板断裂原因的判断和判定。

法院判决

本案中,关于被告为原告提供的诊断和治疗,根据庭审中发现的事实,虽然原告在进入被告医院之前已经在外院接受了相关的治疗和拍摄,但在为原告进行“髓内钉固定”手术之前,被告并没有按照诊断和治疗标准对原告的影像资料进行审查,而是直接使用外院拍摄的原告膝关节侧片作为术前参考依据。结果,被告轻率地在没有必要的原告相邻关节x光片的情况下进行了手术,导致原告的“髓内钉固定”手术失败。因此,一审法院认为,被告在手术前准备不足。此外,在原告进行“髓内钉固定”手术时,被告在手术失败后改为“锁定钢板固定”,但在被告提交的病历上,特别是手术记录上没有记录改变手术方式。此外,被告在置换手术过程中没有告知、与原告家属交谈或签字,明显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五条的相关规定。虽然被告改变手术方式并未违反医疗实践,但专家意见和专家出庭表明髓内钉是治疗股骨干骨折的最佳标准,其治疗效果优于钢板内固定,失败风险低于钢板内固定。因此,一审法院认为,被告的上述行为客观上侵犯了原告的知情同意权。就本案而言,虽然鉴定认为原告出院后“左股骨骨折内固定装置失效”造成的损害是多种因素造成的,但无法判断钢板骨折的具体原因。然而,基于上述分析,被告术前准备不足的过错直接影响了“髓内钉固定”手术的成功率,导致手术计划在此之后的替换不是最佳的治疗方法,存在失败的风险。因此,一审法院认为,被告的上述过错不能排除原告钢板断裂的不利影响。因此,一审法院综合考虑了原告自身的严重交通事故伤害、钢板断裂的不确定因素以及被告过错行为对钢板断裂的影响程度,并责令被告酌情承担原告20%的损失。二审法院驳回了法院的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提示

本案是一起与钢板断裂相关的医疗过错责任纠纷。在司法实践中,钢板断裂引发的医疗产品责任纠纷并不少见。医疗产品责任纠纷是指在诊疗过程中使用缺陷药品、消毒剂、医疗器械等医疗产品[/s2/]或进口不合格血液,造成患者人身伤害时,医疗机构或医疗产品生产者、血液供应机构应承担的侵权责任。在这种纠纷中,还应注意举证责任的相关规定和举证责任的主体。具体的法律问题和医疗方法在上一篇文章“谁应该为病人术后钢板的断裂负责?”让我们来看看在《法院法官如何审判》中所做的分析。你可以点击链接进入文章。

(本文最初由美国医学法律部创作,根据真实案例改编,采用假名保护当事人隐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负责任的编辑:

支持Ctrl+Enter提交
暂无留言,快抢沙发!